东方经济网

浙江商人章青荣:投资周口却掉入虎口?

2022-06-14 12:40    来源:中金在线      字号:

  我没有去过河南周口市,对周口印象最深的事情就是2012年的平坟运动:全市平了200多万座坟墓。之后,就是那位“平坟书记”徐光,因受贿1265万元而受审判刑。由此,周口留给我的印象就是挖坟掘墓……

  近日,有关浙商章青荣投资到周口市,从单干成功完成房地产项目赚钱,到合伙落入当地商人陷阱而演绎出来的生猛故事,又一次引起了我对周口的关注。

  陷阱

  退役军人章青荣是浙江温州人1980年退役回家在乡政府上班,1987年辞职下海,在全国闯荡做生意。做过皮革,卖过柴油,凭借着温州人的生意基因和聪明头脑,在以“万元户”为荣的八十年代,章青荣的身价就超过了千万。

  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房地产业的兴起,章青荣又转战房地产市场,在浙江温州、上海、江苏等地都有成功的项目。2005年,周口市政府招商引资,章青荣来到周口市西华县投资建设新时代广场项目,该项目以步行街为主,紧邻西华县政府,位于县城中心,是当地主要的商业街和消费聚集区。这个项目又成功了,西华县政府也让章青荣赚到了钱。

  不过,成功也会使人看什么都美好,少了防人之心,容易被人诱进陷阱。建设西华县新时代广场时,章青荣认识了设计院设计师焦颖颖(男),因为工作接触多,两人成了好友,在工作上也是能力互补的好搭档。

  2009年,焦颖颖领着当地的一位地产商朱某杰找到章青荣,说朱某杰想向他借钱。朱某杰是周口市项城人,早年以收芝麻为生,后来在拿下了周口市最炙手可热的一块地——原周口师范学院。他找章青荣借钱,要在周口师范学院旧址开发房地产项目。

  能拿下周口市中心的这块热地,章青荣觉得朱某杰有点本事,又是好友焦颖颖介绍的,此人应该差不到哪里去。对焦颖颖的信任,使得章青荣没犹豫就借给了朱某杰500万元,双方约定月息为2分,说好两个月内还钱。但是,直到2010年5月,一年多了,朱某杰也没还钱。

  

图一:2005年,章青荣在周口市西华县投资的新时代广场项目

  借款逾期,朱某杰提议:章青荣入股他的房地产项目。朱某杰提议将郑州金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泰公司)20%的干股给章青荣。朱某杰说,他和焦都没有开发房地产的经验,以100万元的年薪邀请章青荣,一是帮助他经营管理金泰王朝项目,二是还可以利用章在温州的商业背景帮助公司融资。

  借出去的钱要不回来,金泰王朝项目占地98亩,又地处周口市中心,紧邻三甲医院,投资前景看好,章青荣便接受了朱某杰的邀请。2010年8月,朱某杰将金泰公司20%的股份转让章青荣,又把20%股份转让给了焦颖颖,剩下60%的股份也交由焦颖颖替朱良杰代持,并将金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章青荣。

  朱某杰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原来,金泰王朝项目占用的是原周口师范学院,这块热地原本有多家房地产公司盯着,但朱某杰在其“表姐”的运作帮助下,初入房地产行当就吃下了这块肥肉。朱某杰拿到地后,没有兑现给其“表姐”的利益承诺,表姐就到处告他,纪委也在调查这件事。

  为了逃避风险,朱某杰把60%的股份交给焦颖颖代持,同时又把公司法人换成了章青荣,这一招金蝉脱壳,使得金泰公司表面看起来和朱某杰无关,但实际控制人还是朱某杰。

  不过,开发10万平方米的房地产,需要大量资金。2010年6月,朱某杰以100万元注册了项城市新农粮油有限公司,想以粮油公司的名义贷款给金泰公司用,这就得把粮油公司增资到2000万元。同年12月,朱某杰让章、焦二人各入股30%,等验资后归还股本金。于是,章出资600万元,朱出资800万元,焦出资600万元。谁知验资后,粮油公司没从银行贷款,朱焦二人的股本金都退还本人了,唯有章青荣的600万元没有归还。说穿了,所谓粮油公司的增资扩股,其实就是为了套取章青荣的600万。

  纠纷

  章青荣和焦颖颖加入金泰公司后,章青荣的工作就是融资弄钱,焦颖颖担任总经理,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虽然账目混乱,但项目整体进展顺利。期间,章青荣多次为金泰公司拆借短期借款,用于银行还贷及公司周转,金额高达4400多万元。

  随着金泰王朝小区陆续建成开盘,2015年,金泰公司偿还了章青荣500万元借款及120万元利息,但粮油公司增资的600万元仍然没有归还。因项目在进行中,公司资金紧张,当初许诺给章青荣的百万年薪也没有兑现,只是每个月发2万元的生活费。

  

图二:金泰王朝项目占地98.33亩,位于周口市中心位置

  2016年3月8日,因为周口师范学院这块地的问题,朱某杰被三门峡市检察机关带走调查。调查中,朱某杰反咬一口,将其行贿周口师范学院某副院长拿地的行径,说成是副院长敲诈索贿,最终朱某杰在羁押近4个月后释放了,那名副院长因此获刑。

  恢复自由后,朱某杰、焦颖颖、章青荣三人在章所住的酒店召开了股东会,会议形成了三个决定:一是进一步确定了焦颖颖和章青荣的年薪为100万元,二是将后续开发的股权比例调整为朱某杰33.4%、焦颖颖33.3%、章青荣33.3%,三是将后期开发项目进行了分工。

  次日,这次股东会的决议打印出来,焦颖颖通知朱某杰签字,朱杰某说自己是隐名股东,不需要签字,就没有在股东决议纪要上签字。

  其实,朱某杰被放出来后,有过退出的想法。朱某杰表示,公司再给他1000万元就退出。朱某杰萌生退意,章青荣和焦颖颖两人表示同意,但在公司清算过程中,朱某杰拒绝对两家关联公司进行清算。于是,朱某杰退出就成了一个插曲。

  朱某杰不仅没有退出,反而要“杀回来”。他在彻底摆脱了行贿犯罪嫌疑后,觉得金泰公司已经走上正轨,不再需要章焦二人。而章焦二人栽好的桃树也已经长出了桃子,并且已经成熟,到了摘桃子的时候……所以,不管怎么样,朱是要回来摘桃子。

  2016年9月,朱一纸诉状将焦颖颖告上法庭,要求焦返还60%的股份。庭审中,朱某杰不出庭,他的儿子代其出庭作证称,焦颖颖就是他爸请来的,年薪100万元。

  经过多名证人的作证,焦颖颖也承认60%的股份属于朱某杰,2017年5月,法院判决焦颖颖名下60%股份返还给朱某杰。这次“插曲”后,章青荣找到一个名字叫做魏金学的人,想把他和焦颖颖的股份转让给魏,魏金学和朱某杰经过商谈,朱某杰、焦颖颖、章青荣、魏金学签订了“股东清算三方协议”。2017年7月,章青荣将金泰公司法人变更为朱某杰的儿子,并将财务账册和公章交了出去。

  

图三:金泰王朝紧邻一家三甲医院

  朱某杰拿到公司公章之后,又不同意章焦二人将股权转让给魏金学,随后,朱某杰还以金泰公司的名义起诉章焦二人偿还公司借款,其中起诉章青荣欠公司1280万元。

  对于1280万元借款是否存在,法院摇号委托了郑州精诚联合会计事务所(以下简称精诚会计所)进行财务鉴定,但精诚会计所通过金泰公司提供的原始单据鉴定后认为,金泰公司管理混乱,具有多套账目,财务资料不完整,他们无法确定金泰公司和章青荣的资金往来。

  精诚会计所出具的结论也就意味着朱某杰没有证据打赢官司,之后朱某杰撤诉了。为了反击朱某杰,章青荣和焦颖颖起诉讨要工资,但是法院审理后认为最初几年的证据不足,没有支持两人。

  多次对簿公堂,让三个股东彻底撕破了脸皮。章青荣本来只想要回自己的欠款,没想到却一步步卷入这么多官司,但彼时的章青荣还不知道,真正“摊上事”还在后面。

  报警

  2018年,借贷官司起诉不成后,朱某杰到郑州市公安局未来路分局报警称:章青荣和焦颖颖职务侵占,民警经过长达五个月的侦查后认为,这属于股东之间的经济往来,是商业纠纷,警方做出不予立案的决定。

  虽然金泰公司注册地——郑州市公安局未来路分局做出了不予立案的决定,但是朱某杰又于2020年3月,回到金泰王朝项目所在地——周口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

  同样的情况,这次能立案吗?

  2020年10月6日,还在假期中的周口市检察院对章青荣进行了批捕,之后,又于2020年12月21日对章青荣实施“监视居住”,2021年2月10日第二次对章青荣进行批捕。

  周口市警方认定章青荣涉嫌职务侵占,主要有两笔:一是利用职务便利,以补发工资名义核销“金泰公司”借款1099 万余元,二是将公司借款402万元用于炒股、损失殆尽。

  对于这样的指控,章青荣家属并不认可,年薪100万元的工资,开始就是说好的,在朱某杰被检察机关调查后,三名股东在章青荣所住的酒店研究了年薪100万,并形成协议后朱某杰股份代持人焦颖颖签了字,也就是替朱某杰行使了股东权利,朱某杰签没签字,该协议也理应生效。章青荣借款炒股票是公司经营行为,金泰公司内账中明确记载着公司股票的信息,该款项合计402万元,且回款400.8万元。

  

图四:金泰王朝部分区域还未开发

  有律师认为,章青荣和金泰公司的矛盾属于民事纠纷,不应该上升到刑事。警方的指控应该有证据,周口市警方的证据是一份由河南省谦容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谦容会计所)出具的鉴证报告,这份编号为(2021)第01号鉴证报告没有验证码,作为案件证据有重大瑕疵。

  为什么说没有验证码,就有重大瑕疵呢?早在2009年,河南省注册会计师协会就规定实施全省会计事务所审计报告防伪验证码制度。对于这份鉴证报告,河南省财政厅答复:该鉴证报告不是一份正式的报告,已经电话通知河南谦容会计师事务所进行整改。不过,警方和检方依然将其作为案件证据。

  律师说,这份鉴证报告使用金泰公司不完整的财务账册流水,认定了章青荣欠金泰公司1683万多元,但章青荣家属经过调查核实,其中1250余万元是章青荣代公司还款,不应当计算为章青荣的借款,另402万炒股款在金泰公司的内账中详细记录,也不应认定为章青荣欠款,这样合计下来账目中的30.7万余元是财务账务操作记在了章青荣名下。反过来,倒是金泰公司及关联公司欠章青荣1400余万元至今没有偿还。

  律师说,谦容会计所和前述精诚会计所报告依据的资金往来明细高度吻合,但得出的结论却有着天壤之别,难道这两家会计师事务所业务水平差距很大吗?还是说谦容会计所出具的这份具有重大瑕疵的鉴证报告另有玄机?

  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规定,职务侵占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

  纵观此案,自2010年章青荣加入金泰公司以来,该公司就没有进行过对账和分红,谁欠谁的钱根本不明确,正如郑州市公安局未来路分局认定的,这就是一起股东间商业纠纷。

  温州商人到周口,有成功有失败,自己单干就成功,与当地人合作后就落入了“虎口”。而这一系列操作的背后,有没有一只“大老虎”摆弄着包括朱某杰在内的几个“小木偶”呢?我以为,周口师范学院旧址,绝不是一个副院长就能够决定的,建议河南省纪委重新追踪这起副院长腐败案。

  (此文为“汤计典频”工作坊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记得点“赞”点“在看”,也可以在朋友圈转发。)

  文 / 法治之星

  来源链接:http://mp.cnfol.com/55390/article/1655173746-140480099.html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洋
  • 热图
  • 精彩瞬间
  • 精彩新闻
  • 随便看看
热门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jvbao#sw2008.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