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经济网

专家指湖南农民被侵权又被凑数“扫黑”太荒诞,判决书缺乏法理基础

2021-05-17 11:05    来源:神州法治网      字号:

  “(钟河)电站投资方与新村委会私下签订100年的电站使用合同,每年给我们村每人只有16元的补贴,这个合同没有经过村民代表的讨论、表决和同意,是违法合同,村民知道项目开工后,村民上访维权及投诉电站侵占农用地,于是与电站发生冲突,老百姓是为正义而战,结果却被一而再再而三打击报复。时隔7年之后,也就是2019年突然又被扣上“组织黑社会”的帽子,李祖贻等20人被抓,他们是地地道道的的农民,之前没有任何前科,何来组织黑社会?村委会签订100年的合同违法在前,每户16元的补助能干什么?谁见过患有双侧股骨头坏死的70多岁的农民还能组织黑社会?作为一个老百姓,又怎么能够威逼政府出资几千元而成了黑社会?恳请大家能够帮助我们指一条路子!”李祖贻的亲人说完站起来向大家鞠了一躬,泪水夺眶而出。

  李祖贻,湖南省永州市蓝山县土市镇新村人,是案件当事人,让他和他的亲人感到绝望的是17年前发生在本村的钟河水电站引起矛盾纠纷一直延续至今。

  事情的详细情况是:上个世纪90年代,新村村民李宗尉牵头在新村建设钟河水电站。在该电站入股有30多人,其中大股东包括蓝山县多位领导以及原永州市人大代表王某、村民李宗卫等人。由于官商的双重入股,该电站获得蓝山县水利局和蓝山县发展计划委员会的立项批准,但一直未获土地使用权。

  2007年6月13日,钟河水电站建设部与新村村委私下签订了合同和补充合同。合同的主要内容为:1、合约时间是100年,前五十年每年交给村委会18000元;后五十年每年交给村委会26000元;2、从发电之日起每年每人补贴16元(后改为24度电);3、电站征地补偿价格为:水田10000元/亩,旱土4000元/亩,荒土2000元/亩,荒滩1000元/亩;4、钟河电站为新村修建环村水泥路约2200米1400m³5、钟河电站负责疏通拦河坝下游300米堆积的卵石。

  签这份合同前,村委没有组织任何村民大会,未征得村民意见和允许,这是本案的起源,也是以后所有波折的开始。村民质疑:谁见过100年的合同?村民每年补贴16元能干什么?新村本身就是一个很容易被淹的村子,如果再有水电站故意蓄水,那么以后淹水怎么办,被淹之后的损失又怎么补偿?甚至,他们将面临永久离开生存之地,因此,他们不同意此合同。正是这个《合同书》打破了一个村庄的宁静,一个个曲折而血腥故事在这里展开。

  2007年9月18日,钟河电站擅自开始建设机房、渠道、引水坝工程。当时新村村民绝大多数不知道修建钟河水电站的事情,为弄清里面的实情,以李祖贻等人为代表的村民向村委了解水电站的建设、补偿以及规划以及审批手续情况,遭到村委会的拒绝。

  村民强烈要求在事情未弄明白前,不得随意开工,而投资方坚持施工。在此期间,县、乡政府先后2次组织新村村支两委干部、电站负责人和李祖贻等人召开协调会,双方均未达成一致意见。期间村民按照程序向市土镇、蓝山县级、永州市、湖南省有关部门逐级反映此事, 5月20日蓝山县委办公室回复了此事,其中以县人民政府名义,责令电站方全面暂停施工。

  但后来出现对峙局面,电站投资方在违法征用的土地上竟然画上警戒线,不允许新村人踏入。2008年3月5日清晨, 200多村民集体自发将警戒线清除,并一同将钟河电站施工厂棚推倒。2008年3月20日,蓝山县有关部门以“毁坏公私财物罪”将李祖贻、李祖明(已故)、李祖勇三位村民抓捕。

  而后极度愤怒的村民出现过激行为,2010年11月11日上午10时左右,村民李祖贻被捕……,矛盾进一步激化。直到2011年3月,三位村民的案子重新开庭之后,李祖贻再次被释放出来,案子依然没了结。

  2012年5月15日,电站方挂着条幅、放着烟花,高调复工。

  

水电站开工建设

  6月12日,村民去阻止电站施工(因没有依法征收和补偿,无权开工使用农用地),戴着钢盔、手握日本军刀的电站方面人员李秋生、李宗社挥刀砍向李祖贻、李金生的头部,而为了维护国家利益和自身权益的村民,在遭受侵害自卫反击时与电站方人员发生了冲突。这次冲突造成近几十人受伤,是整个钟河电站纠纷过程中最严重的冲突。村民的所有医药费全部由村民自己承担。

  这次冲突之后,蓝山县并未追究电站方面在这次斗殴中的责任,钟河水电站停建,圈占村民的上百亩土地荒废至今。

  新村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但7年之后的2019年4月30日,李祖贻因涉嫌聚众斗殴罪被刑事拘留。2019年7月19日,李祖贻的妻子收到《逮捕通知书》,以组织黑社会的罪名,被羁押在看守所,与李祖贻一起被关押还有李祖勇、李宝证夫妇等六人。

  2020年7月8日,李祖贻的律师收到中院法官的口头通知,本案不开庭审理。

  2020年7月30日,二审裁定书出来,认定李祖贻等人犯有参加黑社会组织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聚众斗殴罪等八项罪名。

  面对以上情况和证据,专家认为:新村村委会与钟河水电站签订的违法合同是本案的起源,是该合同造成村民与水电站之间形成尖锐的对立,村委会刻意地将群众推向水电站的对立面。由于水电站的主要股东是县委干部、地方富豪,有权有势,左右了当地某些官员的行为,也就是说当地腐败官员成为水电站直接站台人,他们共同侵占新村村民的合法权益。

  两级法院积极配合,将70多岁的李祖贻等人列为黑社会的组织者,这是典型的官商勾结,打击报复,打黑成为黑打! 判决书对罪名的分析简直是可笑之极,严重损害了法律的尊严,洞穿了法律的底线,是湖南在扫黑除恶中制造冤案的反面典型,严重违背习近平法治思想!

  中国改革20人论坛成员、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王占阳教授认为

  首先、这个案子最基本的是村委会与钟河水电站签订的《合同》是非法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明文规定,涉及村民利益的下列事项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其中第五项,村集体经济项目的立项承包方案,第六项,宅基地的使用方案,第七项,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方案,这些都必须经过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村委会只是办理事情的代表,无权决定这个合同的细节。因此,在没有取得村民同意的前提下,签订这个合同完全是违法,而这个违法是本案发展至今的根源,他决定了村民的行为具有合法性,村民的反抗是正当防卫,是维护和捍卫《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行为。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洋
  • 热图
  • 精彩瞬间
  • 精彩新闻
  • 随便看看
热门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jvbao#sw2008.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