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经济网

重磅!视频暴漏警察与医闹者联手搞垮诊所

2018-04-13 16:03    来源:法制与社会      字号: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每一个人都向往追求心灵美与容貌和谐的美。若容貌变美,心灵依旧丑陋,手法再高超的医生也无计可施。近日,记者接到唐山柏林医疗美容诊所负责人邓旭的投诉称:一个没有问题的隆鼻手术,因患者不满意手术效果,迎来了长达近两年的医闹。公安部门多次出警,却处处偏袒医闹群体,最终导致诊所倒闭。其母亲一直在向公安机关讨要说法,从未得到回复,在去年不幸离世……

  一场手术,引来一场纠纷

  据邓旭介绍,其父母均是当地有名的美容医生,尽全部心血创办了柏林医疗美容诊所,多年来诚信经营,具有良好口碑,一切却因一场普通的隆鼻手术而改变了轨迹。

  2015年9月15日,一位名叫尹蕊的女子来到诊所,询问相关情况后做了隆鼻手术,由邓旭的父亲亲自操刀,手术也很顺利。术后一个星期,尹蕊以自己毁容了为由要求赔钱。“这个要求不符合科学常识,手术都有一到两个星期的肿胀期,而且手术恢复是3到6个月,一定要找说法那也等6个月之后再看效果。”

  2016年3月25日,尹蕊再次前来,外观上看一切术后体征正常,但她依旧声称手术毁容,说隆鼻隆的太高,带了20多个社会青年开始大吵大闹,张嘴就要50万。邓旭表示,如果是医疗事故,可以走医疗事故鉴定程序,但她一切正常,无变形、溃烂等病状,这个程序是走不了的。

  诊所方面认为自己并未有过失,患者也未出具相关证明,因而拒绝赔付,不料从此被卷入医闹漩涡。

  一个电话,警察态度出现转变

  20多人前来讨要说法只是前奏,五天后,尹蕊与四名女子再次来到诊所,把顾客哄走,冲击手术室,在门外拉横幅,开车挡住出口,用高音喇叭吼叫,30日从白天正常营业一直持续到31日凌晨2点。无奈之下,诊所工作人员只能报警。

  邓旭回忆说,30日16点左右,辖区大里路派出所出警,一位高姓民警开始态度非常明确,正常执法维护秩序,要求她们以理性、正当方式解决问题。“令人蹊跷的是,高姓民警给派出所所长崔卫杰打电话,大概十几秒左右,高姓民警态度就不一样了,不管女医闹怎样辱骂他,他们就是不处理。”

  当晚,四名女子一直在诊所大厅等到凌晨两点,扬言不处理就在这安营扎寨。“从她们的谈话中,不止一次提到每天有大概3000到5000元的固定的费用,并且要求报销打车费,买烟管饭而且每人额外100元一天的零花钱。”邓旭表示,这些对话都有录音,证实了她们都是医闹。“通过监控发现,一名带头的医闹还打了电话,诸如轰走了几个顾客,去了什么地方,说的非常清楚。”

  通过监控,记者注意到当晚20点左右,出警的高姓民警再次前来,有个女的问他:“你说我们明天怎么办”,民警说:"你们明天可以再来!"那个女的又问:“明天我们再来他们再报警怎么办?” 民警说:“那我们再来!”

  自此,医闹一直没有间断过,要价50万,不给继续闹。邓旭表示,从4月4号到4月7号,因为持续的破坏,造成诊所信誉受损,3名顾客退钱,退了1万多块,而无形的损失就更大。

  一段视频,暴漏警察与医闹者联手

  4月18号,诊所将材料交到了派出所,以破坏生产经营罪向派出所提出立案,但派出所既没有立案,也未开出“不予立案”通知书。这一做法,让医闹更加有恃无恐。

  4月21号,医闹群体闹的越来越严重,诊所方面再次报警。当天下午6点,一位刘华的民警出警,将尹蕊叫到一个房间谈话,却忽视了监控,其中的一段对话令人大跌眼镜,也暴漏出警方为何不追究医闹者的原因。

  监控中,双方都将手机关闭录音录像功能,视频中明确提到了尹蕊找过督查的大哥疏通关系。而刘华先后表示“不管是你们还是我们都想弄柏林。因为柏林现在(靠)告着我们。”、“我们琢磨着你们想啥法让他们先越雷池一步,别你们先违法,明白不?”、“保证让他们先违法,这样处理起来才有劲。”、“哪怕举起拳头打你一拳。”、“该来来,总有一天他们受不了。”……

  视频最后,刘华接到一个电话,在一位民警的提示下才注意到有视频监控,顿时脸色突变,尹蕊则表示,“放心,哥,我不会说的。”随后,双方停止了一切对话,匆匆离去。

  邓旭表示,在看到这段视频之后,了解到警方与医闹者联手搞垮诊所,无奈之下,只好躲避。“5月7号诊所关门,6月15日把诊所转兑了,然而医闹并未停手,一直在找接手人的麻烦,为了平息此事,接手人只好给了医闹人员一万五解决此事。”

  一个公道,母亲再也收不到

  为了讨回公道,父母多次向上级公安机关反应民警的执法问题,并将刘华的视频作为材料送交督察。证据确凿,却难来一份公道。公安督察焦大志在查看相关资料后,明确表示,“民警执法未出现任何问题,不满意可以去区公安分局、省厅反应。”

  “区公安分局、省厅也都接触过,但一直没有结果。”邓旭告诉记者,在这种煎熬与苦守中,父母每天心事重重,2017年6月24日,母亲在忧郁中离开了人世,直到离世,也未得到公安机关的公正回复。

  邓旭告诉记者,“这个事情我必须要一个公道,民警的渎职、医闹人员应该承担的后果必须有一个明确的回复,否则,我太对不起我母亲了。”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 热图
  • 精彩瞬间
  • 精彩新闻
  • 随便看看
热门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jvbao#sw2008.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