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经济网

特朗普宏观经济“政策悖论”成为较大掣肘

2017-08-09 16:11    来源:东方经济网      字号:

  记者了解到,美元并没有走出强势周期,反而却出现较大反转,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首先,发达经济体内部分化走势趋于弥合。根本而言,美元指数能够多强取决于美国经济的基本面及其与其他经济体的分化程度。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美国经济增速为1.9%。其中,第二季度GDP增长2.6%,第一季度GDP增速从之前公布的1.4%下修至1.2%,不及3%的预期目标。而相比之下,欧洲经济好转带来了利率上升和货币政策收紧的预期,近期欧洲央行在连续多年采取超宽松政策击退通缩威胁后,其内部辩论已经转向货币政策正常化立场。自美元指数在2016年12月28日到达本轮高点103.3至今,美元指数已下跌了9.1%至93.9,欧元(1.1735, -0.0015, -0.13%)、瑞典克朗、瑞士法郎分别升值了12%、11.7%、8.7%。

  而一直坚定的维持宽松立场的日本央行(BOJ)和日本财务省也表示,除了继续收缩债券购买力度(数据显示日本央行的购债步伐已于近几个月明显放缓)引导适当收益率水准政策之外,应该是开始讨论如何退出QE的时候。因此,近期关于货币政策未来可能收紧的预期显著提振了欧元区、日本等经济体国内长期利率水平,使得美国与这些发达国家的国债收益率息差显著收窄。

  尽管各国经济复苏周期不同,金融周期不同步,但是货币政策分化所导致的资本收益率之差势必导致大量套利活动的产生,最终势必导致新兴市场货币政策立场的逐步趋同与跟进。近期,亚太区域新兴市场货币开始调整,澳洲央行表示收回宽松货币政策,并开启加息进程。印度央行最新维持基准利率不变,将货币政策立场从先前的“宽松”转变为“中性”,这是该行自2015年6月以来首次改变货币政策立场。货币政策立场转变主要是因为诸多迹象表明“废钞令”已对印度经济产生较大影响。而在博鳌亚洲论坛会议上,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也指出,“在实施多年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后,本轮政策周期已经接近尾声”,这意味着全球货币政策分化而导致的美元升值压力大为减轻。

  其次,特朗普宏观经济“政策悖论”成为较大掣肘。2016年11月,特朗普新政指向大规模减税和大规模基建投资,积极财政政策和“再通胀预期”高涨。然而,目前来看,包括取消AMT(替代性最低限额税,一种防止富豪们偷税漏税的次级税)、遗产税、净投资所得税和房产税,并将企业所得税由35%降低至15%的“新税改”,可能大幅增加联邦政府债务,并导致新的财富分配差距拉大。目前众议院议长瑞恩主导的税改方案将财政中性放在了首要位置,希望所有的减税必须由数额相当的增收措施作为对冲,这意味着在与国会讨价还价的过程中。此外美国国会预算规则要求任何税收的减免政策最长一期为十年,而税收减税的损失却不能通过其他途径来完全弥补这一缺口。因此,综合看来,特朗普最终的减税方案仍存变数,宏观政策悖论成为影响强势美元的重要短期因素。

  第三,作为影响美联储政策风向标的核心通胀低迷。受全球基础资源价格,如国际能源价格和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影响,美国PCE同比增速自2月开始出现显著下降。最新公布的美国6月通胀数据不及预期,整体通胀环比0%、预期0.1%,同比1.6%、预期1.7%;核心通胀环比0.1%、预期0.2%,同比1.7%、预期1.7%。这也进一步导致居民消费价格预期乏力。因此,通胀前景未及预期,无法从根本上支持大幅缩表与加速加息的货币政策紧缩组合。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小燕
  • 热图
  • 精彩瞬间
  • 精彩新闻
  • 随便看看
热门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jvbao#sw2008.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