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经济网

郎咸平之子郎世玮:互金风波中无辜,不靠他也不怨他

2016-12-26 16:02    来源:东方经济网      字号: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身不由己的是,萧峰的父亲是契丹人。

  郎咸平的长子郎世玮,也处于和萧峰一样的困惑当中。一样的豪情满志,一样的委屈难言。

  前不久,郎咸平父子因为一系列风波传出后,儿子郎世玮再次走入人们视野。在微博发表了洋洋洒洒的内心独白后,这位80后私募基金创始人的故事,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

  在风波平息之际,虽然几经推脱,但最终郎世玮还是接受了蓝鲸财经的采访。但他一直反复强调,不希望专访变成私事爆料来取悦读者,但还是有必要澄清一些公众的质疑。比如:

  今年的互金风波,郎世玮以及郎基金没有和任何之前涉嫌诈骗的企业有业务或资金往来。

  郎咸平与“空姐”的官司,其中牵扯的900万案子,纯粹是过桥借款还款关系。而并不是媒体宣传的郎世玮联合去坑害弱女子。不但有资金流水,还有“空姐”的借款协议作为证明。

  郎基金跟郎咸平没有任何关系,不是家族企业,也没有其他家人参与经营决策;而郎世玮目前只担任郎基金的总裁,没有在其他企业担任职务。

  作为郎咸平儿子,以这种自揭伤口的方式,来回应社会质疑。也是可叹可惜。

  “2016年我过的很累”

  “有人问我2016年是不是过得很累,可能“累”已经没法形容这一年的状态。但我也不孤独,这两年我想不少人过得比我还要累得多。”

  郎世玮告诉蓝鲸,自己独自奋斗在上海金融市场,依靠伙伴和客户的信任,才能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而对这次波及到郎世玮和他父亲的一系列风波,郎世玮也表示很无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一个普通教授家庭也是如此。但通过今年一系列的事情,我不但看懂了很多事,更看明白了很多人。也算是一种提高吧”

  郎世玮口中的这个“教授”,应该是指父亲郎咸平。郎世玮习惯用教授一词来称呼他爸,这似乎并非有意为之,但的确显得生疏。 虽然外界认识的郎世玮,大部分时候都是郎咸平之子,但无论是从成长史还是事业打拼来说,郎世玮和郎咸平几乎是两条平行线。

  “他是个学者,我没有那个智商,只好从商”郎世玮笑着说道。

  谈起父亲对他的帮助,郎世玮也很坦然,“可能因为你是郎咸平的儿子,前辈们会给你几分钟时间听你废话,但在商言商,不可能毫无理由的跟你合作。因为教授的名声你会有更多机会,但能不能把握机会只能靠自己。”

  即便是郎教授如雷贯耳的人气,给儿子带来的好处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今年如此多的是非,反而可能起到了更多副作用。

  

  “互金”事件中被误伤

  郎世玮出生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亲郎咸平自然不必说,祖父祖母也都是民国时期的大学生,连曾祖父都是大学生,家里也出了好几个博士。三岁时他就随父母去了美国,似乎一切都让人很羡慕。然而在他看来,小时候过得并不如意:家里穷、没钱出去玩、被人欺负,跟着父母到处搬家,几乎每隔一年要搬一个州,到了中学,家里才在纽约皇后区买了房子安顿下来。

  但还在以安慰自己的语气说道,“可能当时不觉得,但这种经历,也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郎世玮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富二代,回忆里,老爸以前就是个穷教授,直到大陆名气飙升,财富才开始慢慢积累。

  这或许是儿子眼中父亲为数不多的几个优点之一:爱惜名声。“在教授名声最顶峰的那几年,他完全可以去挂职很多公司,岂不比演讲赚钱更容易。但为了避嫌,保持教授的独立身份,他会很直接拒绝很多企业的聘请。目前主要收入来源,就商务演讲”

  正因为教授所谓的独立身份,所以教授一直不支持郎世玮创业。郎世玮2002年来上海,付完三个月房租兜里只剩几百块钱,翻报纸、找工作,从只有880元的文秘做起,在大鹏证券、华宝信托、复星集团工作并逐渐走上公司高层。 2005年为了炒股曾一度抵押上了丈人家的房子。2007年,郎世玮在资本市场小有成就、事业最辉煌时自主创业,成立阳光私募基金,创办了“郎基金”品牌。从2008年开始,公司在他的带领下,恰好遇到了这一轮中国产业资本迅猛发展的投资风口,投资事业也同样获得了极大的发展。

  然而2016年爆出的上海快鹿事件,却给郎世玮带来了无辜的波及。 但在郎世玮看来,“我也能理解那些受害者的心情,一辈子积蓄可能没了,换做是谁都会丧失理智。”

  风波还未平息,紧接着,小三门事件爆发。母亲的强烈回应,加上各别媒体颠倒了是非。“心里当时背负着很大压力,我也理解社会对此的评论,毕竟作为教授,理应当学术和道德的楷模。可能后者确实存在瑕疵。但那些案子,仍在审理当中,没有输赢之说”

  就快鹿以及小三门事件,郎世玮给了个简短的统一答复,“我相信司法会给大家一个公正的结果。”

  不走父亲的成名之路

  父亲郎咸平教授的声名鹊起,很大程度得益媒体,这一点郎世玮看的很清楚,在他看来,教授的名气,开始于新财富杂志撰写的第一篇文章,“德隆系的那篇文章,不同媒体、记者都注意到了。这就是研究深度和传统纸媒的力量。”

  当时的郎教授,通过针砭国企改革,痛斥国有资产流失,连续两个月,几乎每天都占绝了报纸和门户网站的头版头条,教授通过媒体的力量让国资委叫停MBO(管理层收购),这件事当时被认为是建国史绝无仅有的事。“这是人民,结合互联网和监管的突破”

  后来郎咸平成立自己的节目,开始关注社会热点,希望通过点评社会热点来向大家推广经济常识。2011年郭美美红十字会事件出来,郎咸平做了一期节目采访郭美美,结果招来无数板砖,负面效应一直到今天都依旧存在。其实当时做节目前,郎咸平给当时在五台山的郎世玮打电话,兴奋的和他说采访的事情,郎世玮就问他做这个采访的必要性在哪里?郎咸平回答:这是新闻热点。

  郎世玮说:“不是每个热点都要蹭,这不是你的专业,而且明显对方不是个有正常思维的人。”但电话那边的郎教授很激动,因为觉得是找到了一个新闻热点,整个思想都在节目上。直到今天,郎世玮对于媒体的态度也格外低调:“无论是金融从业人员还是学者,尽量不要去分心做其他事。”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洋
  • 热图
  • 精彩瞬间
  • 精彩新闻
  • 随便看看
热门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jvbao#sw2008.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