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经济网

刘士余——我国金融业监管层中典型的“实干派”

2016-03-01 22:40    来源:东方经济网      字号:

  进入2016年,关于肖钢去职的消息不绝于耳。之前在1月7日,熔断机制仅实行4个交易日后便被叫停的当晚,就有消息说肖钢离职。此后的1月18日,有报道称,肖钢已提出辞职。对此,证监会正面回应称:相关息与事实不符并要求其更正。

  随着此次肖钢离职一事坐实,在证监会现有的7名领导班子成员中,除去纪委书记王会民与副主席姜洋,余下5人的上任时间皆在2015年之后。在2015年6月股市经历异常波动后,证监会的领导班子更是“三进四出”,除肖钢、刘士余外,李超、方星海先后被任命为副主席,庄心一被免去副主席职务,姚刚与张育军皆因涉嫌违纪而被免去副主席与主席助理职务。

  在2015年下半年股市异常波动,证监会经历密集人事变动的背景之外,证监会于此时换帅,还正值全国人大为国务院划定的启动IPO注册制改革日期——2016年3月1日的前夜。而据彭博社报道,刘士余在上任后首度面向证监会官员的讲话中称,当前证监会主要任务包括:严格监管市场、严查操纵股市和积极引导外部资金入市。

  而在刘士余此前为数不多有关证券市场的言论中,他曾提到资本市场发展应有健康、全面、多层次三个维度,解决资本市场各种问题的核心是把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起来,同时扩大资本市场融资的能力。

  任职央行18年,与前几任主席经历相似

  现年53岁的刘士余早年经历与朱镕基有颇多交集。刘士余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建筑专业毕业后,继续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深造,1984年刚刚成立的清华经管院的首任院长正是时任国家经委副主任的朱镕基。

  1987年,在取得硕士学位后,刘士余到上海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任职,这一时间节点也恰逢朱镕基调任上海,后出任上海市市长,彼时的上海汇聚了不少时至今日仍在经济领域发挥重要作用的官员,现任财长楼继伟就曾出任上海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1991年,朱镕基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刘士余也回到北京,上调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并于其后进入建设银行(4.570, 0.04, 0.88%)房地产信贷部任职。

  1996年,刘士余入职央行,在此后的18年中,他历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副司长,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司长,办公厅主任等职,并于2004年出任央行党委委员、行长助理。2006年,45岁的刘士余成为央行副行长,并在此职位上任职长达8年,曾分管条法司、支付结算司、金融市场司、金融稳定局等部门。

  2014年10月,刘士余调任中国农业银行(2.990, 0.00, 0.00%),任党委书记,在离任央行之时,他已是排位第二的副行长,仅次于胡晓炼。2014年12月开始,刘士余兼任农行董事长。

  当市场人士感慨又一位没有证券行业从业经历的人士出任证监会主席时,有人注意到,其实刘士余的仕途与此前四位证监会主席——周小川、尚福林、郭树清、肖钢极其相似,他们均从央行副行长,转任四大行负责人,再出任证监会主席,而这一仕途经历几成证监会主席的“标配”。

  尽管曾在央行任职多年,但刘士余在媒体上“露面”的频率并不高,公开的个人资料也比较简单。2013年5月号的《银行家》杂志曾选择刘士余作为封面人物,并在文章中称,“与其他几位同属于人民银行副行长的同事相比,刘士余似乎更为低调。”

  关于刘士余的行事风格,文章曾引述一位熟悉刘的著名学者的评价称,刘士余是我国金融业监管层中典型的“实干派”,在他升任人民银行副行长职位后,仍然很好地保留了一贯的工作作风,经常奔赴各地一线调研,具体了解实务,在亲身感受和实践基础上,形成针对性的发展和监管思路。而他的思路及落实方案“完全可以胜出某些金融机构的负责人”。

  而与刘士余熟识的人士也曾透露,刘士余为人非常勤勉,经常看书到晚上两三点才睡觉,面对比较陌生的领域,都能很快进入状态。

  频频发声互联网金融,强调两条底线

  虽然刘士余相对低调,但在监管层遭遇市场质疑时,他曾多次出面澄清,特别是对于近年来兴起的互联网金融,刘士余更是频频发声,在央行的几位副行长中表现颇为活跃,以致被业界称为互联网金融的“大家长”。

  刘士余曾笑称自己是“贾府里的老祖母”,并表示“无论是传统金融机构还是互联网金融机构,都是自己的亲儿孙,自己都疼爱,希望每一个孩子都健康成长,所以成长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问题,我都要操心。”

  有媒体通过梳理得出,作为分管条法司、支付结算司的央行副行长,刘士余从2012年起,开始集中调研互联网金融行业,并积极推动《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的出台。

  刘士余对互联网金融持包容的态度,但同时强调对风险的防控。他曾表示,“互联网金融是创新的产物,既然是创新,就肯定会有失误和风险。对新兴事物,我们既要包容失误,同时也要防范风险,处理好创新、发展与风险之间的关系。”

  而在2013年8月举办的“互联网金融·中国峰会2013”论坛上,刘士余更是将自己的观点形象地表述为,“孩子在家折腾,盘子碎了,盆也碎了,沙发也折腾出多少个窟窿来,这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但放火把家给烧了的孩子将来肯定没出息。”也正是在这次论坛上,刘士余为互联网金融,特别是P2P划出了两条不能触碰的底线,“一个是非法吸收公共存款,一个是非法集资。”

  此后,在2014年2月,刘士余曾在《清华金融评论》上发表署名文章,《秉承包容与创新的理念 正确处理互联网金融发展与监管的关系》,记者注意到,文章中多次提及上述的两条底线,并表示金融监管部门要严守“底线思维”,坚决打击违法犯罪活动。

  除强调两条底线不可突破外,对于如何监管互联网金融,刘士余坦陈,这是“世界性难题”,但他同时表示,“不会把行政手段,看得见的手伸到健康发展的有机体里,该有什么就有什么,还是让市场环境自己决定吧。”

  推动五大行改组上市,曾自认会在农行长待

  除去经历近年来互联网金融的野蛮生长外,刘士余还曾经历过多个金融改革关键时刻,并于其中扮演关键角色,其中就包括推动五大行改组上市。

  2003年,国有商业银行改革领导小组成立,央行行长周小川是办公室主任,刘士余是办公室副主任。有金融机构高管对媒体表示,“一整套国有银行改革理论的筹备、研究制定方案设计、组织实施,周小川出战略出思想,而刘士余是重要的执行者。”

  五大行的改革、重组、上市进程在之后逐步推进,中国银行(3.200, 0.03, 0.95%)业也随之迎来“黄金十年”。值得注意的是,2005年农行启动改革方案后,刘士余曾是直接分管的央行领导。此后刘士余也多次就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等发表意见,并数次出面回应了国有银行股权贱卖论。

  由于此前与农行的“渊源”,刘士余在2014年10月调任农行被认为“顺理成章”。有农行人士对媒体表示,刘士余在到任讲话中曾表示,自己会在农行长待,其目标是把农行打造成一家国际一流的现代商业银行。

  在农行一年半的时间里,刘士余颇为重视三农业务,在农行2015年工作会议上,刘士余提到,要着力增强“三农”金融服务能力,将服务“三农”作为政治上的安身立命之本,经济上的发展壮大之基。而在农行2016年工作会议上,刘士余同样提出进一步加强和改善对“三农”和实体经济的金融服务。此外在任职农行期间,刘士余还曾赴吉林等地调研金融支持“三农”的情况。

  有市场人士分析,这或许与刘士余任职央行期间便长期关注普惠金融、农村金融有关。他曾提出,之所以要为互联网金融行业预留发展空间,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希望其能服务于传统金融机构未能覆盖的空白人群,实现普惠金融”。

  除去重视“三农”业务,有农行人士向媒体透露,农行这两年最大的变化,是对风险和案件防范意识的提高。该人士分析,这一方面与刘士余在央行的经历有关,另一方面也是由于近两年形势发生了变化,银行业处在风险高发期。

  不过,虽然刘士余重视风控,农行仍在2016年1月爆出39亿元的票据窝案。有媒体报道称,案件发生后,刘士余震怒,下令农行上下严格自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小燕
相关文章
  • 热图
  • 精彩瞬间
  • 精彩新闻
  • 随便看看
热门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jvbao#sw2008.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5